亚博下注

又是渗滤液!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整改不到位被约谈

  • 发布日期:
  • 来源:环保圈子

一、生态环境部约谈江西上饶市政府

这是生态环境部牛年后的第一次约谈,也是对于长江经济带的第一次集中约谈。

2月22日,生态环境部就长江经济带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约谈安徽省池州、江西省上饶、湖北省孝感、湖南省衡阳、重庆市南川和四川省遂宁等六市(区)政府,要求狠抓问题整改,切实做好长江大保护工作。

长江大保护工作

其中,江西上饶存在的问题是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整改工作不到位。

环境部表示,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期间及2018年长江警示片均指出,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出水严重超标。上饶市整改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整改工作仍不到位。

作为生活垃圾专项整治牵头单位,上饶市城市管理局仅以下发“月度考核通报”方式督促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改,不动真碰硬;未对全市生活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问题开展全面排查,对县级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改工作不过问、不调度,压力传导缺失,鄱阳、余干、铅山、婺源等4县生活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问题突出。

而作为长江警示片披露问题整改牵头单位,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专业水平不够”为借口,整改督导走过场。

此外,上饶市生态环境局信州分局虽多次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但后续盯办不到位。

环境部要求,上饶市党委、政府要认真分析问题成因,制定可操作、可检查、可考核的整改方案,拉条挂账、办结销号。同时,要对近年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长江警示片披露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举一反三开展排查,确保整改效果经得起历史、实践和人民检验。

根据约谈指出的问题,上饶市党委、政府应科学制定整改方案,于20个工作日内抄送生态环境部和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并同步向社会公开。

约谈会上,上饶市市长陈云也作了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举一反三,完善机制,坚决做好长江大保护工作。

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徐必久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次约谈要向社会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

虽然“十三五”时期的生态环境保护目标任务均已超额完成,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仍然不能松懈,仍要方向不变、力度不减,为“十四五”开好路。

二、垃圾填埋场渗滤液问题整改不到位

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问题,发现于2018年。

2018年6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在江西开展,督察组现场检查时发现,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改不力,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污水超标排放。

据了解,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2009年建成投运,主要处置上饶市主城区、经济开发区、上饶县、广丰区、玉山县和横峰县的生活垃圾,设计最高填埋量为800吨/天,当时每天填埋垃圾约1400吨。垃圾渗滤液处理设施自投运以来一直超标排放,违规排入市政管网。

2016年和2017年,该公司两次向上饶市城市管理局申请提标改造,但均未得到回应,第一轮督察指出问题后也未采取相关措施。直至“回头看”进驻前夕才开始施工建设。

现场检查发现,该填埋场原有渗滤液设施长期无法正常运行,其中UASB池因管道堵塞和提升泵损坏无法正常运转,氧化沟设备全部瘫痪且无活性污泥。现场取样监测,处理后外排出水化学需氧量浓度为2366mg/L,氨氮为349mg/L,总磷为19.1mg/L,分别超标约23倍、13倍和5倍。

中央环保督察组在检查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

随后,上饶市迅速对涉事企业和相关部门责任人进行了查处。

2018年6月8日,上饶市环保局信州环保分局派出环境执法人员,对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涉嫌环境违法行为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按照法律程序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金额为110万元。

信州环保分局依法向信州公安分局进行了案件移送,信州公安分局受理了该案件,并对该企业总经理汪晨依法实施行政拘留。

上饶市纪委监委正式启动问责调查程序,对上饶市城管局副局长朱笋、上饶市环卫处主任张泳浪、上饶市环卫处党总支副书记徐志正、信州环保分局副局长翁琛玮等4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立案调查。

整改方面,从2018年7月开始,风顺垃圾填埋场先后租赁了4台移动式渗滤液处理设备(总处理能力950吨/日),对垃圾渗滤液进行处理。

同时,垃圾渗滤液提标改造工程(处理规模700吨/日)也于2018年6月开工建设,2019年6月底完成提标改造并开始试运行,7月底安装并调试了在线监控系统。

目前,该公司渗滤液处理能力可达到1650吨/天,能够足量达标处理垃圾渗滤液,对处理后的渗滤液产水每天进行检测,每季度委托第三方进行检测,能够达到现行《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GB16889-2008)》表2排放要求。

中央环保督察问题整改

2019年11月6日,江西省中央环保督察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人员对该问题整改情况进行了现场查验核实,认为达到了整改要求,满足销号条件。

不过,直到2020年7月,仍有周边群众投诉称,该填埋场渗滤液处理施设不达标,“一到下雨天,垃圾渗滤液就排放到风溪河(清水医院到步行街头段)河边,有恶臭,对周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

此后,上饶市相关领导也曾多次去该填埋场调研。2020年12月14日,上饶市委书记马承祖到风顺垃圾填埋场调研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工作。12月30日,市生态环境局党组书记、局长程文先后会同市城管局局长刘德年、副局长朱笋,市生态环境局调研员扈才彪,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方杨组成督查组,深入现场督导长江经济带警示片披露问题整改工作。

今年1月12日,市城管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德年也深入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现场调度推进填埋场环保问题整改工作。

三、渗滤液问题成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重点

事实上,垃圾渗滤液问题已经成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重点内容之一,屡次被通报。

去年9月,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通报典型案例,天津大韩庄生活垃圾填埋厂榜上有名,督察组指出的问题正是渗滤液污染问题突出,整改工作滞后。

督察组指出,大韩庄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日产生量约为750吨,处理能力长期不足。只有1套日处理150吨的渗滤液处理设施,而且还设备老化、工艺缺陷,导致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垃圾渗滤液大量积存。

2018年9月以来,该厂已经委托外单位应急处置了12万吨,还外运至津沽污水处理厂处理10万吨。但截止目前,积存量仍高达26万吨,环境风险突出。

督察组在现场发现,填埋场部分填坑底部防渗膜出现破损,渗漏点达20余处,渗出的高浓度污水通过雨水沟进入了雨水收集池,导致两个雨水收集池内水质COD浓度分别高达760毫克/升和756毫克/升。

这种情况,一旦遇到较大降雨,雨水收集池难以满足收集需求时,就很容易出现外溢,污染周边环境。

早在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就曾经接到群众反复举报,反映大韩庄垃圾填埋场污染问题,该问题也被列入“边督边改”的重要内容。但直到2020年9月,该问题仍然没有彻底解决。

大韩庄垃圾填埋场渗滤液

督察组指出,在整改过程中,天津市城管委作为主管部门重视不够、跟进不力、督办不严,填埋场运营单位对渗滤液处理设施建设、运行及场内环境管理主体责任落实不力,结果导致整改工作严重滞后,渗滤液环境污染和风险问题迟迟得不到彻底解决。

大韩庄垃圾填埋场的渗滤液问题,其实不是孤例。据《环保圈》统计,仅在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接受督察的3省市中就都发现过垃圾渗滤液问题。

今年2月2日,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向北京市反馈督察情况时表示:

北京市垃圾渗滤液处理能力严重不足,仅阿苏卫、丰台和安定等3座垃圾填埋场积存渗滤液就高达48.8万吨。

2月4日,中央第三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向浙江省反馈督察情况时又表示:

余姚市未将小曹娥工业区垃圾堆场纳入排查整治,大量渗滤液积存堆场内,散发刺激性气味,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宁波象山水桶岙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置能力不足,2017年至今累计向市政管网超标排放渗滤液75万吨。

2月5日,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向天津市反馈督察情况时还表示:

天津市城管委责任传导不到位,对垃圾渗滤液处置等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老大难问题整改落实不力,渗滤液处理能力缺口依然很大。全市8个大型垃圾填埋场共积存渗滤液约144万吨。大韩庄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污染问题虽经多次督办,但整改责任一直落实不到位,问题久拖不决。场内垃圾渗滤液已积存26万吨,部分渗排周边水沟,环境风险突出。

看得出来,垃圾渗滤液问题已经成为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重点,特别是屡查屡犯,整改不力的企业,更是成为督察组紧盯的对象。

对于环保企业来讲,对此也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损失。